悠然于世

湾家人0.<欢迎认识了解一下

近期关注CP:轰出、各種雜食等等…

【狂人】

依然是繁体字…
依然是小儿科文笔哈…


讓人耳鳴的爭吵似乎永遠沒有停止的一刻,在場唯一戴著帽子的我低下頭,指尖碰上手機螢幕,左右手的拇指快速滑動,遊戲畫面雖然隨著操控而閃動、晃動,但始終都有一個屬於主角的視角定點。
身邊一群陌生人正為了某件事爭吵,我沒有興趣陪他們胡鬧,才拿下耳機聽個幾句,就能知道他們對於這件事根本就沒有想法,我甚至覺得連回覆他們的疑問的必要都沒有,說實在,我原本也只是陪朋友來耗時間的,為什麼剛才非得要為這些人做出的蠢事付出連帶責任呢?
真想把他們惱人的噪音趕出腦袋。
我這麼想著。
是不是把這裡的所有人除掉就好了呢?
不對,那樣大概也沒用,反省,應該自我反省一下。
感到莫名的煩躁,我忍不住嘆息,頭疼的揉揉太陽穴。
總不能遇到討厭的人就殺掉呢…那樣的話我遲早會被發現的吧。
「我想先去廁所,你幫我打一下遊戲。」對身旁的人留了一句話後,我逃跑似的離開那個氣氛僵硬的空間。
以最快的速度衝進廁所,塑膠門被我碰的一聲重重甩上,看著因反作用力彈開的門板,我突然感到一股噁心。
我迅速地從背包拿出酒精和衛生紙,在流理臺前站定之後,接著是一連串的消毒行為。
先用酒精把洗手台周圍全部噴過一遍再擦乾,我才放心地願意觸碰水龍頭,使勁地用自己帶來的肥皂沖洗手上看不見的髒東西,手掌、指間、指甲縫,連原本好好包裹在外套下的手臂也得要一起清洗乾淨,要是不徹底清潔,就是把皮膚洗到破皮我也不會停下來。
據國小三年級時看過的心理醫生說,這是天生的潔癖,可惜後來父母沒有再帶我去看過心理醫生,因為見過醫生的一個星期過後,我就受不了不能隨身攜帶白手套、酒精、衛生紙和其他的清理工具,長時間待在骯髒的環境下就會噁心,想要吐,而我也真的會吐出東西。
然而關於潔癖的這件事,我有一個秘密一直瞞著家人和好朋友——我自認這不是潔癖,我只是在拒絕於某一種特定的髒亂環境下待著罷了。
看來這世界上似乎沒有一個人是真正了解自己的,哪怕是擁有血緣關係的父母。
對著鏡子中的自己,我能看到『她』那漆黑混濁的眼眸子下所隱藏的,是一種名為『瘋狂』的情緒。
嗯?說不定也是有例外的......對了,那個發現我的真相的傢伙必須除掉才行。

评论

© 悠然于世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