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然于世

湾家人0.<欢迎认识了解一下

近期关注CP:轰出、各種雜食等等…

【愚者】

欸那个…不要介意是繁体字哈
凑合着看吧




很奇怪,有種說不上的詭異感,他提心吊膽的視線掃過眾人,但是不敢開口說話。
他一直覺得團體中,那名沒有見過的女孩子很奇怪,不對,與其說她很奇怪,不如說是對現況也太冷靜過頭了吧?
十五分鐘前,一名人類的存在消失在世界上,他不好意思指責兇手,因為他相信兇手的看法是對的,只是兇手沒有公開自己的身分。
消失的那個人被找到後,在場所有人都大驚失色,只有那個女孩依然故我,蹲坐在椅子上,淡然地看了被遮掩的屍體一眼,接著在眾人大吵大鬧時低下頭,拿出手機就那樣開始玩起遊戲……
不覺得很莫名其妙嗎?面對一個人的消失,是會冷靜成那樣子的嗎?更不要說就只有他一個人注意到她的行為了!
不自覺的,莫名的,忽然間,他對這樣的情況感到恐懼,尤其那個目中無人的女孩還是核心原因。
大概是因為這個集團沒有限制任何人的加入吧,原始的成員不斷帶來他們不認識的新人,所以他不知道女孩是誰,剛見到面的時候,女孩也明顯沒有要和其他人交談的樣子,總是和帶自己來的人打暗號,自己則是躲在陰暗的角落。
所以他很害怕,害怕那個女孩是不是在他們不知道的情況下做了什麼?
假如說她就是……
他突然間想到了什麼,要是真的如他所想的話,那麼,他現在要快點逃走才行!
「你想要去哪裡?」
被攔下來了,那個女孩坐在離出口最近的地方,理所當然能看到他的舉動。
「我…我只是…」
女孩眨了眨眼,了然的點點頭,「廁所,對吧?那還真抱歉。」
真可怕,他很討厭和聰明人打交道,不過也因為她的主動開口,他大概能分析出女孩的性格了。
「什麼意思?」他裝模作樣的,看似弱小。
勾唇,揚起一抹微笑,女孩站起身向他遞出自己的手機,「我想先去廁所,為難你先幫我打一下遊戲了,好嗎?」
錯愕地睜大眼睛,他又不懂這個女孩在想什麼了,就這麼乾脆地把沒有上鎖的手機交給他?
不、不對,她是把每一個程式都上鎖了吧。
我也可以現在把她的手機帶走……找朋友幫忙解鎖……但是、這樣真的好嗎?
看出他願意代為保管的女孩打開門,走出去,「那就麻煩你了。」
……還真是可笑呢,我這個人。
他嘆氣,關上了女孩的手機螢幕,走向集團的那位中心人物。
像他這種只會躲在勢力背後的人,何必想那麼多呢?做對自己有利的事情就好了,不是嗎?

评论

© 悠然于世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