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然于世

湾家人0.<欢迎认识了解一下

近期关注CP:轰出、各種雜食等等…

關於磷葉石

磷葉石

近300歲,硬度3.5,純度:100%


被王分解再構成後↓

=硬度3.5,純度:90%


失去雙腳,並且換上了硬度七的瑪瑙與貝殼後↓

=硬度3.5+7,純度:85%


失去雙腳,接上了金與白金的合金之後↓

=硬度3.5+7,韌度+10,純度:80%


失去頭顱,並且接上青金岩的頭之後↓

=硬度3.5+7+5,韌度10,純度:70%


合金的使用磨損↓

=純度:60%


數不清的碎裂再重合後↓

純度:55%


與月人戰鬥的損失↓

純度:50%


登上月球後的破損與重合,以及更換眼球之後↓

純度:45%


本身的細小生物與其他的細小生物的融合之後↓

純度:40%


…...

30

佔TAG抱歉,有幾個疑問,希望有人一起討論…

回顧前幾篇

當法斯帶其他寶石上月球的時候,王子最先歡迎的應該是法斯沒錯,並且“歡迎回來”的這個說法是否代表王子已經認為法斯是月人的一方?

接著,法斯也很明確的叫出王子的名字,這是基於什麼緣由?王子對法斯來說是什麼存在?只是月人的首領?還是可以利用的對象?又或者是以平等的身份與王子對談?皆有可能嗎?

接著,關於稱呼

為什麼法斯與其他前往月球的寶石們都會直接叫王子的名字,而黑水晶不管是變化前、變化後,都是叫王子“那個傢伙”呢?

繁體字請多包涵@@

忘了還有一點

其實王子在替黑水晶查看眼睛的時候,黑水晶好像就有點臉紅了,而王子好像也認為黑...

11

*更期不定
*大綱人設尚在定案
*有靈感就寫
*應該不會棄坑
*小學生文筆,看看就好

灰濛濛的天,細雨綿綿。

這是一個對林洛泉來說,不是多愉快的一天。

下著雨,墓碑上的沙土已經被洗刷乾淨,林洛泉沒有撐傘,任憑雨水浸打濕頭髮、衣著,他蹲下身,順手獻出一束花。

「抱歉,今天沒有買菸,老媽不准,我也不想看到你抽煙,用這個忍耐一下吧。」說完,他又為墓的主人點上一炷香。

即便下著雨,林洛泉仍然成功點燃了線香,插上小香爐後,雙手合十為人祈禱,「今年也請老爸守在媽身邊喔。」

在他眼裡,以人工混合製作而成的、祭拜用的香煙裊裊,緩緩上升著。

忽然間,彷彿被某種力量賦予了生命一般,煙霧彎彎曲曲的向他衍伸而來...

【狂人】

依然是繁体字…
依然是小儿科文笔哈…

讓人耳鳴的爭吵似乎永遠沒有停止的一刻,在場唯一戴著帽子的我低下頭,指尖碰上手機螢幕,左右手的拇指快速滑動,遊戲畫面雖然隨著操控而閃動、晃動,但始終都有一個屬於主角的視角定點。
身邊一群陌生人正為了某件事爭吵,我沒有興趣陪他們胡鬧,才拿下耳機聽個幾句,就能知道他們對於這件事根本就沒有想法,我甚至覺得連回覆他們的疑問的必要都沒有,說實在,我原本也只是陪朋友來耗時間的,為什麼剛才非得要為這些人做出的蠢事付出連帶責任呢?
真想把他們惱人的噪音趕出腦袋。
我這麼想著。
是不是把這裡的所有人除掉就好了呢?
不對,那樣大概也沒用,反省,應該自我反省一下。
感到莫名的煩躁,我忍不住嘆...

【愚者】

欸那个…不要介意是繁体字哈
凑合着看吧

很奇怪,有種說不上的詭異感,他提心吊膽的視線掃過眾人,但是不敢開口說話。
他一直覺得團體中,那名沒有見過的女孩子很奇怪,不對,與其說她很奇怪,不如說是對現況也太冷靜過頭了吧?
十五分鐘前,一名人類的存在消失在世界上,他不好意思指責兇手,因為他相信兇手的看法是對的,只是兇手沒有公開自己的身分。
消失的那個人被找到後,在場所有人都大驚失色,只有那個女孩依然故我,蹲坐在椅子上,淡然地看了被遮掩的屍體一眼,接著在眾人大吵大鬧時低下頭,拿出手機就那樣開始玩起遊戲……
不覺得很莫名其妙嗎?面對一個人的消失,是會冷靜成那樣子的嗎?更不要說就只有他一個人注意到她的行為了!
不自覺...

【他呢?】

睡不着,满满的烤肉味。
永远都小儿科文笔。

听说,人类的灵魂具有二十一克的重量在。

他觉得,说不定只有不到一公克。

望着透明的身躯,再看看哭泣着的众人。

他的死亡,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呢?

脑袋里的记忆只剩下片段,想起来过,又忘记了。

曾经的他好像是一群人重要的朋友,重要的家人以及重要的伴侣,现在却似乎什么也不是。

这是他即将不存在的时间点,未来也一定会消失。

他想要去旅行,以现在只有一公克不到的状态。

就算只是想要看看风景也好,这一直以来都是他毕生的梦想,然后现在有了完成的机会呢。

不用担心必须回家的时间,不用在意有谁在等待着他,不用再付出真心关怀任何他不需要的人。

……...

2

【谁】

没有灵感。还会有一篇。

浓郁的香水味令他作呕,他甚至能感受到空气中弥漫的气体逐渐附着在自己身上,原因不外乎就是那些不断向他靠拢的女人,又或者是女孩。

妆扮得像女生,但不代表他喜欢女性用品,他就是无法接受母亲的恶趣味,但又难以拒绝要求。

毕竟那是将自己养育成人的母亲,不是吗?

他温和有礼,以女性说话的口吻向夫人及大小姐们问好,她们甚至没有发现他是个男孩子,或许只觉得他是有点中性化的女孩,反正又不妨碍交流。

一切都是那么地令人烦躁,难以忍受,只可惜他没办法逃离这上演着闹剧的舞台,反而不断被推向舞台中央,更何况这可是属于他的特别成年礼。

十八岁,又如何?他只不过是道具,是人偶。

他讨厌...

1

【无题/妳对库洛洛】

呃,只是突然地开了脑洞。
也许还有一点少女情怀总是诗……开玩笑的。
不用太认真看~喜欢也可以给点回应和建议喔。
(改了下标题,不好意思。)

哪怕你是出生在黑暗中的罪恶,你依然是我唯一的光芒。

黑曜石般的深邃眼瞳,仿佛只是污浊的泥沼,你除了自己的目标,似乎就连死亡都不放在眼里。

我喜欢你,即使你不懂什么是喜欢也没关系,因为其实我也还没真的理解那么复杂的感情。

你是我最重要的宝物,却从来都不属于我,我也从来都不是你会在乎的那种人。

憧憬是距离理解最遥远的距离,我从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就明白了,然而为什么我还是这么不甘心的想要追逐你的背影,直到能站在你身侧呢。

不断幻想着,总有一天你会说你喜欢我...

10
 

© 悠然于世 | Powered by LOFTER